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 > 综合体育 >清华新校规合不合顺应当问清华学生

    我注意到,类似对一个大学校规或者活动的讨论,往往最激烈、直接的参与者都是学校之外的社会人士,而该校教师和学生的看法,却总是被淹没在鼎沸人声中。

      ----------------------------------------------------

      不会游泳,即便考上了清华,也可能拿不到毕业证。清华大学2017年全校教职工大会举行,会上传出消息,从2017级本科新生开始,游泳将与毕业绑定。新生入学后将进行游泳测试,不会游泳的学生必修游泳课,通过者才能获得毕业证。(《北京日报》3月27日)

      这两天,针对清华这则新校规的讨论,舆论场可谓极为热闹,其中不会游泳不能毕业这一条,更是让所有人都找到了情绪宣泄点,纷纷表明立场和态度。可纵观很多观点可以发现,大多数人都仅仅站在好与不好或者合适与否的立场上,虽然一则公共事件的讨论,观点理应是多元丰富的,可将这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放在一个具体事件上,则显得过于牵强。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不妨来看看人们的看法。首先,会游泳才能毕业来自清华大学90多年前的老校规,虽然此后由于学生规模扩大、场馆有限等因素而中止,但说明这样的规定不算新。厦门大学和上海大学的学生评论道:我们学校早就这么规定了,每年还必须修满多少学分才算合格;而媒体的关注点则多以此处应该有掌声奇葩校规应该取缔之类的评论为代表。

      如果说讨论针对的是校规本身的合理性,那还值得理解,但在讨论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些人根本就是站在外围的吃瓜群众,任由自己的主观情绪主导,发表一些根本不符合情理的言论。比如,有人说会不会游泳根本不算什么技能,自己不会游泳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还有人认为清华大学就是在没事找事,给学生徒增压力。

      我觉得,奇葩的倒不是清华校规,而是误解校规的人。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具体到社会上的各种事情来说,就是对于自己生活情境之外的人,应该审慎判断,对于一些陌生的事情,更应该理性研判。我一直都觉得公共事件的任何讨论都有其公共价值。只是,讨论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一个多方意见的契合点,而不是发表情绪化的见解。

      我注意到,类似对一个大学校规或者活动的讨论,往往最激烈、直接的参与者都是学校之外的社会人士,而该校教师和学生的看法,却总是被淹没在鼎沸人声中。

      前几年,北京大学的一些人事变更和规章制度的变化,常常会被公众拿来与北大精神老校长蔡元培之类的话题扯在一起,可渐渐地,人们发现诸如北大精神已死北大风骨不再的言论,仅仅是外界的臆测和瞎想,最有发言权的还是北大的教师和学生。再比如,去年华中科技大学的泼水节也引发过巨大争议,舆论发酵过后,该校一学生的《华科泼水节,没你想象的那么肮脏》,才将喧嚣的舆论拉到了应有的视角,文章意在表明外界对高校一些规章和活动的理解,是存在明显偏见的。

      结合自身的体验而言,对于这则校规,我真心觉得不值得大惊小怪。我所在的学校,早就把游泳课和必修课挂钩,学生游泳不及格自然就要重修,开始时学生对此也会抱怨,直到毕业后才会发现,学校的这个做法,对自己来说,实在太有好处了。或许有人要质疑,开设游泳课就能保证学生学会游泳吗?游泳课非得与毕业证挂钩吗?恐怕很多人此时也是这么想的。其实,这两个问题已不属于探讨校规合理与否的层面,而属于另一个维度了。

      我深知外界对于国内高校的某些看法,存在着多么深的误解,而这种误解在清华、北大这些名校身上还会体现得更加明显。作为一名在校大学生,我想把这种不被人理解的状态,告诉给每一个人。目前也并没有看到很多清华学生对这项规定埋怨或者恐惧,相反,最热闹的还是外围的观众。正因如此,更有必要将发言权交给那些即将体验新校规的清华学生。

热门推荐